半塊餅工房

想重開我的Wordpress,就從分享詩歌開始。它旋律很美,更重要的是歌詞簡單又深刻——《在耶穌的腳前 At Your Feet》。
作為耶穌門徒,我們有時落在低潮、失意,有時振奮非常,還打算為主這樣作那樣作。但神卻告訴我們專心聆聽,不用想太多做太多,像小孩子等候爸爸的呼喚,然後全然投進天父的懷抱裡一樣。
希望你喜歡這首歌,成為你假期裡的一客甜點!

You are good
You are good
When there’s nothing good in me
You are love
You are love
On display for all to see
You are light
You are light
When the darkness closes in
You are hope
You are hope
You have covered all my sin

You are peace
You are peace
When my fear is crippling
You are true
You are true
Even in my wandering
You are joy
You are joy
You’re the reason that I sing
You are life
You are life
In You death has lost its sting

(Chorus)
Oh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The riches of Your love
Will always be enough
Nothing compares to Your embrace
Light of the world forever reign

You are more
You are more
Than my words will ever say
You are Lord
You are Lord
All creation will proclaim
You are here
You are here
In Your presence I’m made whole
You are God
You are God
Of all else I’m letting go

My heart will sing
No other name
Jesus Jesus

九月下旬,得知中樂界老前輩湯良德老師與世長辭,心中不期然憶起少年時代的往事。

想必湯老先生都沒有印象,但在我的人生,卻是很重要的記號——

當年中三,我習古箏只有一年時間,被朋友催促下,一起報考了音樂事務處的「香港青年音樂營」。論資排輩,我自問「未夠班」,只是陪跑。面試當天,我僅能以一首旋律清新簡單的《平湖秋月》應付。這首曲子相比其他考生的樂曲當然級數差得遠,人家彈的是至少六級的樂曲,我呢?這只是一首配以一些Broken chords、少許左右手技巧結合的小曲,也不是什麼考試的指定曲,只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民間調子,但對我而言,已是全力以赴了。

面試時,我面對大師真有點面紅耳赤,湯老師問我:「只彈了一年的古箏,算是很不錯了!有點緊張,再來再來一遍……」老師多給我一個機會,雖然我明知入選機會很微,但是老師的機會讓我覺得自己「還可以」。最後,我沒有被放在「正選」之列,不過被放在「後備名單」,令我有機會踏足音樂營這個「桃花源」。

「青年音樂營」令我眼界大開,於是我和朋友戰戰兢兢地報考音樂事務處。考上了,我一直都努力地學,加上修讀中國文學,在幾分詩意的薰陶下,對古曲鍾情了。那次期終考試,我彈了一首古曲、一首現代作品,那現代作品是什麼,我到現在已忘得一乾二淨了,可是我還記得那古曲是《秋思曲》,是一首清麗婉約的潮州箏曲。這次考官又是湯老師,他聽完了,脫下眼鏡揉揉眼睛,笑著看著我,說:「現在的學生都不喜歡古曲了,你大概是喜歡古曲的人吧!」我點點頭。老師續說:「心思很仔細,處理得細緻,很會奏出秋天惹起女子愁思的感覺啊!」

沒想過老前輩竟然會讚我,我曾想:「人家給你一點點讚賞,你就眉飛色舞嗎?」可是,我欣喜的是老師聽得很仔細,也似乎給我找出一點點個人風格,教我繼續前進。但就因為老師的幾句話,我就更努力地讀中國文學,嘗試把文學中得著的感覺放在音樂裡,也更鍾情於古典樂曲,即使時人棄之我亦取!即使後來多奏現代作品,但我仍喜愛取材自古典世界的旋律。

雖然今天的我並不是專業的音樂人,但是湯老師在我的音樂路上曾經是導引者。雖然上述的情景,湯老師不會記得,因為那實在微不足道。但仍想說:「老師,謝謝您!」

自暑假自上海世博歸來,感冒反覆使我的聲音沙啞,最近一個月更有失音情況,至今已兩個月了。醫師斷症是聲帶水腫,他在Advice寫明「不宜唱歌」,也建議我忍口不說話「養聲」(不過,職業需要,所以沒法子都要開口說話)。因為水腫再嚴重,聲帶就會長繭(所謂「起枕」),那麼我就要接受手術了。

不能言語、不能歌唱,我的世界已變成慘白色。原來有口能言,有聲能唱,有耳可聽,是多麼感恩的事。我愛以歌聲稱謝我親愛的主,若然康復了,即使力竭聲嘶,我會更珍惜每一個歌頌的機會。

三天假期,但願我能安於靜默裡,或者等候它回來的日子更長,但我仍期盼著它再回來。靜默或許給我新生活,正如友人所言:有時無聲勝有聲,以聽聲明心聲,以心音代話音。是的,感受更勝言語,體會更勝笑罵。大概這是拉cello的好時機,沉默著,琴音低吟正是心聲和心音共鳴吧!

秋天了,落葉無聲,我亦無聲。

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我終於看到了一點點了。哈利路亞!

我們禱告,我更掉下淚來,因為我感到無奈也無助,但這話從沒有脫口而出。因為我明白上帝的工作不會因為失掉任何人而敗倒,我藏在心裡卻在乎。神的工是要選上忠心、熱誠、謙卑的僕人,更要選專心仰賴祂的人,所以我循這個方向祈禱。

今天,我仍在這樣的苦惱中,但神已給我一點點提示,就像陰雨幽谷過後初露的曙光。

我深信,祂是滿有恩惠與應許的上帝。

記得在本年三月,我從教會的通訊得悉這個馬來西亞短宣,祈禱兩個月,一切都是平安的,我相信上帝願意我參與這次工作。好景不常,到七月下旬,因為我擔任學校「上海世博交流團」隨隊導師,經歷了酷熱的天氣及緊迫的行程,回港後,我病了兩星期,情況反覆,久久未癒。未能參與JASS歌唱練習,我心情很差,因為我對這次短宣的事一無所知,也相信自己趕不上進度,再加上忙於籌備教會青少年部團契的營會,心情更複雜了。我曾一度想過放棄,也在禱告中尋問神——參與這次短宣,不合祢意思嗎?怎麼我會病了,而且沒有好過來呢?可是,我得著了一段經文,而這經文卻完完全全的洗滌了我的心——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我很感動,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虔敬,可以為了神而計劃、準備、付出,甚至努力到底,疲乏了也沒所謂,倒覺得自己能為「榮耀神」而堅持。可是,病痛總令人衰頹,我實在無能為力,反而我懂得放下自己的原則和想法,輕輕鬆鬆的將事情重新擺在主的手裡,而不是我自己抓住它;完完全全安心靜候指引,不是自作聰明的,以為自己能為神作這個做那個,而是掏空自己,讓神的心意注滿我。

因此,我在這次短宣前禱告,就是求主讓我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以祂的眼睛看世界,作什麼,就在乎祂怎樣指教我。

以下,我分享幾件人事,都是我這次短宣旅程中所領受的。

活到一百歲,好好活可去

行程中,到過不同的老人院舍,其中「天父之家」的老人家令我有很深的感受。遇見幾個過百歲的老人,他們都因著的神的愛眷而仍然活著,患了抑鬱、老年癡呆症等,看來都沒有給他們太大困擾,因為在他們的世界裡,每天都是新的。

其中,我認識了一位七十來歲的鳳婆婆,她的目光呆滯,聲音小又沙啞,幾乎不能聽見。本來,我打算與其他長者聊天,因為她已信主,也看來不太想理會我。然而輾轉之下,我說要聽她說說近況及需要,為她祈禱,她便哽咽了。原來她覺得生存缺乏意義,嘴裡不斷說:「求主耶穌快快帶我到天家,我不想做人了!」話說鳳婆婆在年前因一次摔倒而折斷右手肘及左膝蓋,手術後卻沒有好轉,活動能力大不如前,喉嚨又因病而影響說話發聲,加上各種病痛,身體的軟弱令她意志消沉,覺得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當我為她祈禱,她伏在我的右肩上飲泣,我也忍不住掉眼淚。我倒覺得很可惜,長者活到這個年紀,雖然信了主就是得了新生命,但這新生命卻不豐盛。

之後,我鼓勵她多關心、多接觸院舍裡的同伴,向身邊未信的婆婆分享信仰,讓她們看見神在她身上的大能。我再次為她禱告,求主讓她成為別人的祝福,不再一樣。我記得自己曾這樣說:「你要努力呀,希望稍後再來探望你,希望下次再見的時候,你是開開心心的!」她像個小孩子看著我點點頭,也在我面前嘗試站起來走動。但我當然不肯定,我下次再來是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到那個院舍。

眼前的老人院舍很寬敞,一座又一座獨立房子拼湊在大片的土地上,每座房子裡住的人數不多,外面還有草地、園子,空氣流通,陽光充足,環境絕對是不錯的。相比香港的老人院舍,除了地方狹小、環境侷促外,長者缺乏活動空間,患有長期疾病、精神/情緒病的,更乏人照料。更甚的是社區中有不少「隱蔽長者」,每天起居飲食都沒有人照顧,又不願接受社工、機構的援助,覺得自己無用、丟人現眼,這樣比鳳婆婆的情況更差了。其實,本地的長者同樣需要更充實豐足的生活,所以香港的基督徒除了向他們傳福音之外,還得付出時間聆聽及關心他們、為他們祈禱,甚至在生活上給予實際支援,讓他們體會神的愛。

耶穌: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

還記得主日崇拜中,我看見前排有個小胖子,做動作做得很笨,看來不太投入,眼神有點無奈。我到他面前,說:「你還小,竟然做到這些動作?很棒呀!」他笑了,再做動作時,舉手拍手都有延誤,但是他變得投入了。

感謝主讓我遇見他,散會後聚餐時,我跟他聊天,也向他傳福音。本來,他有點不習慣,但當知道我們的生日是在同一天時,從我的香港身分證看到我的生日日期,他瞪大雙眼嘩了一聲!這樣,我們的隔膜好像突然消除了,他一邊用叉子捲起麵條,一邊專心的聽我講解「五色」的意義。看著那串五色珠,他興致勃勃地猜想各種顏色珠子所隱含的意義,也談到耶穌是怎樣被釘死。

這小胖子並不是隨便的回應我,卻會反覆思想。他曾坦白承認自己躲懶、不聽話、逃避做功課等等,也明白耶穌洗去他的罪污,願意接受耶穌成為救主。可是,當我說要他讓耶穌成為他生命的主,由他掌管生命裡大小事情,他卻認真地停了下來思想。或者,對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而言,畢竟「凡事交託」都是茫然的。

在他邊思考邊吃麵的時候,我在心裡祈禱,求主給我智慧,讓我用簡單的小故事去解釋什麼是「生命的主宰」。幸好,主給我提醒,就從他的校園生活著手。最後,他願意開聲祈禱決志,承認接受耶穌是他的救主,更是他的生命主。

主讓我遇見這個小孩,更因著我們「同一天生日」而打開話題,消除隔膜。孩子就是這麼天真,願神幫助他,讓他在祂的愛裡快樂成長,更成為家庭和社區的祝福。

他的信心叫我再思考兒童及青少年對信仰的態度。有人覺得孩子的「相信」往往都是不真實的,但我倒覺得他們的心智才最單純,也會辨別,並不一定是「人信我信」的羊群心理。我想單純的心才是神所喜悅的,而成人就更要扶助他們,教導他們,讓他們走當行的道,到老也不偏離。

探訪MBS

主日下午,我們到了馬來西亞聖經神學院(Malaysia Bible Seminary,下稱MBS)本來,我心情有點複雜,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會出席神學院新院舍落成的感恩崇拜及聚餐,但也為著有機會見證這重要的歷史時刻而感恩。

看MBS所派發的資料及刊物,知道他們至少分了中、英文兩個學部,也以服侍不同族裔人士為目標。這一點,令我想到香港的神學教育及教牧事工,畢竟香港是個國際城市,雖然中國人佔多,但仍有為數不少的非華語人士需要福音。部分教會設有英語堂,但其他的呢?單是來自東南亞的族群,已是一片很大的禾場了!但又察覺他們的需要嗎?又發覺我們的不足嗎?

總結:

六天的短宣旅程裡,神讓我靜候那些讓我遇見的人事,所遇見的不僅鳳婆婆和小胖子,還有不同族裔的露宿者、戒毒後重生的教會同工,還有到處的回教禱告廣播、錫克教的幪面女子等等,都擺在祈禱裡。我不應該執於怎樣扶植,而是安心等候,順服上帝,就像果子種在陽光和雨露之下,總會結出果子。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Hosanna一改往常習慣,再沒有BBQ,換成打邊爐,在學校雨天操場打邊爐還是第一次吧!活動叫「中秋團慶Crossover」,顧名思義,這活動不僅為了慶祝中秋,還慶祝Hosanna團成立三周年哩!

今天上半場,有一群晚上不能出席活動的弟兄姊妹回來,連同出席晚上活動的一群,想不到都有接近30人小聚。小聚會過後,我們分成三小隊,分別到超市、菜市場買食物,我們都滿載而歸哩!有油麥菜、娃娃菜、白蘿蔔、豆腐、豆卜、各式丸子、肥牛片、金菇、冬菇、魚皮餃、豬皮、魷魚、香腸、雞柳等等。

洗淨食物、切好了,準備煮湯,開始「下半場」——Hosanna做節!雖然有個別弟兄姊妹幫忙,但仍有點手忙腳亂,加上孩子們大概不太懂得主動幫助,只會坐著玩,又或是不肯做這不肯做那,所以我氣結了。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沒有濃湯寶、沒有史雲生了,也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個這樣,那個那樣了!

我沒有動氣,因為我不想破壞氣氛,所以我以靜靜吃慢慢吃的動作來降溫。我明白,也預計了,我願意為你們洗煮一番,因為我很愛大家,幾乎像媽媽準備飯菜給兒女一樣。但大家長大了,卻看來不長進,難道連「開飯」端筷子,排碗子的動作也不懂得嗎?算啦,下次唔好咁啦!=)

我想,我必定不會是個賢妻良母,也不會是個「入得廚房」更不能「出得廳堂」的家庭主婦,也從今天起我特別敬重天下間的母親。

吃過以後,我最喜歡和團友們在黑漆漆的球場上促膝閒談、乘涼賞月;有的圍著坐和打UNO;有幾個在打球。幾個在家中「做節」吃飯的團友特意回來了,我們就在這夜共聚。接近四十人在球場上跑跳走動,好不熱鬧。後來,大夥兒更在球場上玩捉迷藏,互搶手上的螢光棒。看見大家不分彼此,打成一片的,我很高興。因為這樣才是團契,才是家!

不能與我們共聚的朋友,不要覺得可惜,因為我們都看著同一個月亮,正是張九齡詩所言「天涯共此時」也!

是夜月色柔美,靜臥球場,真能體會「天階夜色涼如水」之意,也珍惜相聚團圓的美好。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