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自暑假自上海世博歸來,感冒反覆使我的聲音沙啞,最近一個月更有失音情況,至今已兩個月了。醫師斷症是聲帶水腫,他在Advice寫明「不宜唱歌」,也建議我忍口不說話「養聲」(不過,職業需要,所以沒法子都要開口說話)。因為水腫再嚴重,聲帶就會長繭(所謂「起枕」),那麼我就要接受手術了。

不能言語、不能歌唱,我的世界已變成慘白色。原來有口能言,有聲能唱,有耳可聽,是多麼感恩的事。我愛以歌聲稱謝我親愛的主,若然康復了,即使力竭聲嘶,我會更珍惜每一個歌頌的機會。

三天假期,但願我能安於靜默裡,或者等候它回來的日子更長,但我仍期盼著它再回來。靜默或許給我新生活,正如友人所言:有時無聲勝有聲,以聽聲明心聲,以心音代話音。是的,感受更勝言語,體會更勝笑罵。大概這是拉cello的好時機,沉默著,琴音低吟正是心聲和心音共鳴吧!

秋天了,落葉無聲,我亦無聲。

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我終於看到了一點點了。哈利路亞!

我們禱告,我更掉下淚來,因為我感到無奈也無助,但這話從沒有脫口而出。因為我明白上帝的工作不會因為失掉任何人而敗倒,我藏在心裡卻在乎。神的工是要選上忠心、熱誠、謙卑的僕人,更要選專心仰賴祂的人,所以我循這個方向祈禱。

今天,我仍在這樣的苦惱中,但神已給我一點點提示,就像陰雨幽谷過後初露的曙光。

我深信,祂是滿有恩惠與應許的上帝。

記得在本年三月,我從教會的通訊得悉這個馬來西亞短宣,祈禱兩個月,一切都是平安的,我相信上帝願意我參與這次工作。好景不常,到七月下旬,因為我擔任學校「上海世博交流團」隨隊導師,經歷了酷熱的天氣及緊迫的行程,回港後,我病了兩星期,情況反覆,久久未癒。未能參與JASS歌唱練習,我心情很差,因為我對這次短宣的事一無所知,也相信自己趕不上進度,再加上忙於籌備教會青少年部團契的營會,心情更複雜了。我曾一度想過放棄,也在禱告中尋問神——參與這次短宣,不合祢意思嗎?怎麼我會病了,而且沒有好過來呢?可是,我得著了一段經文,而這經文卻完完全全的洗滌了我的心——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我很感動,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虔敬,可以為了神而計劃、準備、付出,甚至努力到底,疲乏了也沒所謂,倒覺得自己能為「榮耀神」而堅持。可是,病痛總令人衰頹,我實在無能為力,反而我懂得放下自己的原則和想法,輕輕鬆鬆的將事情重新擺在主的手裡,而不是我自己抓住它;完完全全安心靜候指引,不是自作聰明的,以為自己能為神作這個做那個,而是掏空自己,讓神的心意注滿我。

因此,我在這次短宣前禱告,就是求主讓我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以祂的眼睛看世界,作什麼,就在乎祂怎樣指教我。

以下,我分享幾件人事,都是我這次短宣旅程中所領受的。

活到一百歲,好好活可去

行程中,到過不同的老人院舍,其中「天父之家」的老人家令我有很深的感受。遇見幾個過百歲的老人,他們都因著的神的愛眷而仍然活著,患了抑鬱、老年癡呆症等,看來都沒有給他們太大困擾,因為在他們的世界裡,每天都是新的。

其中,我認識了一位七十來歲的鳳婆婆,她的目光呆滯,聲音小又沙啞,幾乎不能聽見。本來,我打算與其他長者聊天,因為她已信主,也看來不太想理會我。然而輾轉之下,我說要聽她說說近況及需要,為她祈禱,她便哽咽了。原來她覺得生存缺乏意義,嘴裡不斷說:「求主耶穌快快帶我到天家,我不想做人了!」話說鳳婆婆在年前因一次摔倒而折斷右手肘及左膝蓋,手術後卻沒有好轉,活動能力大不如前,喉嚨又因病而影響說話發聲,加上各種病痛,身體的軟弱令她意志消沉,覺得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當我為她祈禱,她伏在我的右肩上飲泣,我也忍不住掉眼淚。我倒覺得很可惜,長者活到這個年紀,雖然信了主就是得了新生命,但這新生命卻不豐盛。

之後,我鼓勵她多關心、多接觸院舍裡的同伴,向身邊未信的婆婆分享信仰,讓她們看見神在她身上的大能。我再次為她禱告,求主讓她成為別人的祝福,不再一樣。我記得自己曾這樣說:「你要努力呀,希望稍後再來探望你,希望下次再見的時候,你是開開心心的!」她像個小孩子看著我點點頭,也在我面前嘗試站起來走動。但我當然不肯定,我下次再來是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到那個院舍。

眼前的老人院舍很寬敞,一座又一座獨立房子拼湊在大片的土地上,每座房子裡住的人數不多,外面還有草地、園子,空氣流通,陽光充足,環境絕對是不錯的。相比香港的老人院舍,除了地方狹小、環境侷促外,長者缺乏活動空間,患有長期疾病、精神/情緒病的,更乏人照料。更甚的是社區中有不少「隱蔽長者」,每天起居飲食都沒有人照顧,又不願接受社工、機構的援助,覺得自己無用、丟人現眼,這樣比鳳婆婆的情況更差了。其實,本地的長者同樣需要更充實豐足的生活,所以香港的基督徒除了向他們傳福音之外,還得付出時間聆聽及關心他們、為他們祈禱,甚至在生活上給予實際支援,讓他們體會神的愛。

耶穌: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

還記得主日崇拜中,我看見前排有個小胖子,做動作做得很笨,看來不太投入,眼神有點無奈。我到他面前,說:「你還小,竟然做到這些動作?很棒呀!」他笑了,再做動作時,舉手拍手都有延誤,但是他變得投入了。

感謝主讓我遇見他,散會後聚餐時,我跟他聊天,也向他傳福音。本來,他有點不習慣,但當知道我們的生日是在同一天時,從我的香港身分證看到我的生日日期,他瞪大雙眼嘩了一聲!這樣,我們的隔膜好像突然消除了,他一邊用叉子捲起麵條,一邊專心的聽我講解「五色」的意義。看著那串五色珠,他興致勃勃地猜想各種顏色珠子所隱含的意義,也談到耶穌是怎樣被釘死。

這小胖子並不是隨便的回應我,卻會反覆思想。他曾坦白承認自己躲懶、不聽話、逃避做功課等等,也明白耶穌洗去他的罪污,願意接受耶穌成為救主。可是,當我說要他讓耶穌成為他生命的主,由他掌管生命裡大小事情,他卻認真地停了下來思想。或者,對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而言,畢竟「凡事交託」都是茫然的。

在他邊思考邊吃麵的時候,我在心裡祈禱,求主給我智慧,讓我用簡單的小故事去解釋什麼是「生命的主宰」。幸好,主給我提醒,就從他的校園生活著手。最後,他願意開聲祈禱決志,承認接受耶穌是他的救主,更是他的生命主。

主讓我遇見這個小孩,更因著我們「同一天生日」而打開話題,消除隔膜。孩子就是這麼天真,願神幫助他,讓他在祂的愛裡快樂成長,更成為家庭和社區的祝福。

他的信心叫我再思考兒童及青少年對信仰的態度。有人覺得孩子的「相信」往往都是不真實的,但我倒覺得他們的心智才最單純,也會辨別,並不一定是「人信我信」的羊群心理。我想單純的心才是神所喜悅的,而成人就更要扶助他們,教導他們,讓他們走當行的道,到老也不偏離。

探訪MBS

主日下午,我們到了馬來西亞聖經神學院(Malaysia Bible Seminary,下稱MBS)本來,我心情有點複雜,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會出席神學院新院舍落成的感恩崇拜及聚餐,但也為著有機會見證這重要的歷史時刻而感恩。

看MBS所派發的資料及刊物,知道他們至少分了中、英文兩個學部,也以服侍不同族裔人士為目標。這一點,令我想到香港的神學教育及教牧事工,畢竟香港是個國際城市,雖然中國人佔多,但仍有為數不少的非華語人士需要福音。部分教會設有英語堂,但其他的呢?單是來自東南亞的族群,已是一片很大的禾場了!但又察覺他們的需要嗎?又發覺我們的不足嗎?

總結:

六天的短宣旅程裡,神讓我靜候那些讓我遇見的人事,所遇見的不僅鳳婆婆和小胖子,還有不同族裔的露宿者、戒毒後重生的教會同工,還有到處的回教禱告廣播、錫克教的幪面女子等等,都擺在祈禱裡。我不應該執於怎樣扶植,而是安心等候,順服上帝,就像果子種在陽光和雨露之下,總會結出果子。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Hosanna一改往常習慣,再沒有BBQ,換成打邊爐,在學校雨天操場打邊爐還是第一次吧!活動叫「中秋團慶Crossover」,顧名思義,這活動不僅為了慶祝中秋,還慶祝Hosanna團成立三周年哩!

今天上半場,有一群晚上不能出席活動的弟兄姊妹回來,連同出席晚上活動的一群,想不到都有接近30人小聚。小聚會過後,我們分成三小隊,分別到超市、菜市場買食物,我們都滿載而歸哩!有油麥菜、娃娃菜、白蘿蔔、豆腐、豆卜、各式丸子、肥牛片、金菇、冬菇、魚皮餃、豬皮、魷魚、香腸、雞柳等等。

洗淨食物、切好了,準備煮湯,開始「下半場」——Hosanna做節!雖然有個別弟兄姊妹幫忙,但仍有點手忙腳亂,加上孩子們大概不太懂得主動幫助,只會坐著玩,又或是不肯做這不肯做那,所以我氣結了。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沒有濃湯寶、沒有史雲生了,也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個這樣,那個那樣了!

我沒有動氣,因為我不想破壞氣氛,所以我以靜靜吃慢慢吃的動作來降溫。我明白,也預計了,我願意為你們洗煮一番,因為我很愛大家,幾乎像媽媽準備飯菜給兒女一樣。但大家長大了,卻看來不長進,難道連「開飯」端筷子,排碗子的動作也不懂得嗎?算啦,下次唔好咁啦!=)

我想,我必定不會是個賢妻良母,也不會是個「入得廚房」更不能「出得廳堂」的家庭主婦,也從今天起我特別敬重天下間的母親。

吃過以後,我最喜歡和團友們在黑漆漆的球場上促膝閒談、乘涼賞月;有的圍著坐和打UNO;有幾個在打球。幾個在家中「做節」吃飯的團友特意回來了,我們就在這夜共聚。接近四十人在球場上跑跳走動,好不熱鬧。後來,大夥兒更在球場上玩捉迷藏,互搶手上的螢光棒。看見大家不分彼此,打成一片的,我很高興。因為這樣才是團契,才是家!

不能與我們共聚的朋友,不要覺得可惜,因為我們都看著同一個月亮,正是張九齡詩所言「天涯共此時」也!

是夜月色柔美,靜臥球場,真能體會「天階夜色涼如水」之意,也珍惜相聚團圓的美好。

今年,我除了中四級的中文科外,還有中二級的中文科。他們好可愛,上課下課,總聽得他們的閒談笑語,尤其是所喜歡的動畫,例如:喜羊羊、花師奶。不過,我最近常聽見的,莫過於「我係小霸王」!

今天,我做了「小霸王」!話說,我一早在小食部買早餐,順道訂購當天午餐盒,結果與老闆寒暄幾句過後忘了付錢!直到午飯時,我吃著吃著,想起那是我在新學年第一個午餐盒,那午餐盒多少錢時,才有印象——未付錢呀!我立即翻開錢包看看,紙幣還是原封不動的$230(那早上,我因為錢包內只有$30,所以從自動櫃員機提款$200,要是付了錢,一定沒有這數額)!

最後,我尷尬地走到小食部,跟老闆提起今早的事,並付應付的錢。可是,最有趣的是,老闆聽到我說「未俾錢」,卻竟然懵然不知哩!

「音樂大爆炸」過後,你有甚麼感覺?倒覺得放下心頭大石,但我又覺得回味無窮吧!

雖然出席的Hosanna團友不多,最終只是二十多人,可是神提醒我——現在站在台上的小伙子都是有心人!大家都要繼續為神為Hosanna努力,不言放棄,將最好的都呈獻吧!從最初籌組、到中期練習,再到最後招聚眾人衝刺‥‥‥大家都學會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在主裡同心又團結。

這夜,雖然我們簡簡單單的坐在一塊吃一頓便宜晚飯,但我們仍齊齊掛著笑容,又獻出柔美的歌聲,多美好!即使我們沒有特別的舞步,也沒有惹笑的影片,但,我想神喜悅的還是我們的歌聲。

想說:我只是「臨危受命」,也實在有感受寵若驚。

為了讓Hosanna在「音樂大爆炸」演出中得著更清晰的節奏及指示,我被子良邀請在演出期間擔任指揮。本來,我請子良擔任,但因為他要負責Saxophone的部分,那我就硬著頭皮試試吧!(不過,我對這個「工作」也很好奇哩!)

這是我平生中的第一次,要是在敬拜隊練習時隨意打拍子,我還算有經驗的。可是,指揮不是這樣一回事,而是在打拍子的同時,得緊記arrangement並及時給予提示;又要顧及情感,給予表情提示,幫助氣氛的推展‥‥‥

說就說得很專業,表現如何,就還看明晚的敬拜了!

願榮耀都歸予在天上的主,Amen!

不知道大家在開學以先,有沒有為自己訂立目標呢?我想你們對「目標」這個詞一點都不陌生,也常常掛在嘴邊,但聽呀想呀,就一片茫然了。

【本周格言】

目標的堅定是性格中最必要的力量泉源之一,也是成功的利器之一。

沒有它,天才也會在矛盾無定的迷徑中徒勞無功。 

很多同學一聽見訂立目標就會說「太遙遠了吧!」, 「太多未知之數啦,都唔知自己得唔得!」喂,我想說,如果你連目標都沒有,你就一定茫無頭緒、漫無目的啦!有長期目標固然好,但為期一兩年的短期目標都可以的,甚至針對自己問題而作出改善,但求進步,都是一種目標吧!

  • 今年科科合格?
  • 今年平均分超過60分?甚至更高?
  • 今年操行分不可以低於70分?或者要操行分高過100分?
  • 今年為校隊「打好場波」捧獎盃,為校爭光?
  • 今年突破自己參加朗誦比賽,在公眾面前開腔?
  • 今年要成為同學身邊的「天使」?
  • 今年要誓要讓老師同學刮目相看?

想當年,我在基督書院原校升中六,開學不久發現即使我會考成績怎樣好,到了A-Level,面對更深的課題、更高的要求,我甚至在頭幾回的小測中受挫,跌得粉身碎骨。可是,我不久就鎖定「長期目標」——考入大學,唸中國語言文學!

但我很清楚讀文學,一定要有懂分析、夠博學。於是,我檢討自己的讀書方法,每個周末都重溫所學內容,涉獵更多參考資料,而且有系統地整理筆記,順道練習寫字的速度,提高答卷的效率。結果,我做得到!成績也保持得很不錯,而且一直在進步再進步,而入大學的想望也愈來愈近,愈來愈有信心。

我不是在這裡吹牛,或者表現自己(事實上,我一點都不厲害)!但我想說,作為你們的師姐,我都是基督書院的學生,我做到的,你們也可以做得到,還可以比我做得更好。只要你有目標,你一定行的!讓我們一同祈禱!

 

親愛的天父上帝:

我們感謝祢!祢賜下生命氣息,讓我們健康、安全地上學去。新學年開始不久,我們多少都為自己訂立了目標,可是轉眼間可能已把目標擱置在一旁。主啊!求祢差派聖靈到我們內心,把早已被丟落一角的目標撿拾回來。若然,我們的目標不確定,我求祢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見自己的長處,循著適當的方向找目標,繼而前進。感謝祢的恩典與慈愛,我們樂意藉著生活的進步去見證祢、榮耀祢。現在,我們又把今天的學習都交在祢手,求祢與我們同在。

願祢垂聽禱告,禱告乃奉耶穌基督得勝名字祈求,Amen!

 

(早會分享 16-9-2009)

在教育界打滾幾年,我聽過四方八面,甚至十方百面的聲音。有人積極,有人羡慕,有人埋怨,有人逃避,有人狂吼,有人沉默‥‥‥

到如今,我仍然持守(也求主耶穌教我繼續持守)。這地方沒有外面世界那麼精彩,沒有浩瀚崇高的教育理想,沒有重量級的人脈關係,更沒有豐富的資源,這裡‥‥‥

一切都是捉襟見肘,比上不足卻比下有餘;

孩子並非出類拔萃,但單純可愛,每個故事都耐人尋味;

理想說不上宏大,但只知抓住耶穌,就知道走對了道路,而且活在真理,得著豐盛生命;

異象如今仍有,卻早在五十多年前,創校先賢的血汗就已經申明了上帝的異象,如今只管抓緊和堅持;

歷史久遠並不叫人遺忘,反而更叫人看見神在五十多年來的同行同工。

到現在,我仍要持守,只因校監先生曾與我分享一席話:辦學這麼多年,值得深思的是——到底我們要打造這學校成為一流的Band 1 學校?還是做好自己,服侍社區內的孩子和家庭,就像當年先賢創校都是為了以基督的愛心收納流離失所的孩子呢?

嗯,這話觸動了我,銘記於心,也教我不要再猶豫,而是確定地說:我會做好呢份工!

回憶歷史非要固步自封,然而每每提醒自己:這地方未失救,一直卻有求主開恩開路、拖帶同行。

愛自己學會接觸新事物,愛自己「矢志」的學習態度;恨自己對人事物的執著,恨自己左思右想思慮太多。

本來借用朋友的提琴,可是想呀想,覺得不太好了,就在星期四的傍晚,我終於下決心,訂購了一把大提琴。訂得太遲,在未有提琴之前,我今晚卻就上了第一課,用的是「老師的老師」留下來的提琴。沒想過,老師待我很好,竟把她具有紀念價值的大提琴帶到琴行給我用來上課,並給我帶它回家練習。話說那把大提琴是她的老師分贈給她的禮物(她說藝術家喜歡把自己的「藝術品」分給自己的門生,就是這樣了),她放在家裡一角,結果八年後的今天就帶它外出授課。最令我感動的,是老師竟叫我拿這具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回家練習,直到我的大提琴到達後,我才把它還給她。從她身上,我學會「敬業樂業」的精神,也知道她是個很尊重藝術的musician吧!

聽了半堂關於大提琴的事和資料,這部位是什麼,那部位是什麼,怎樣坐,怎樣抱琴,怎樣拿弓‥‥‥學了許多!後來,我終於可以拉弦了!雖然只是拉空弦,但拉那四拍長音,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嘆息——幾經辛苦,我終於可以擁抱大提琴了!嗯,那大概是擁抱大提琴所帶來的感動吧!

好,我要好好努力,讓自己藉這樂器有更多思考及表達,更重要的是他日可在敬拜隊中事奉神吧!

與你分享——Jacqueline’s tears (Offenbach, performed Han-na Chang)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