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Archive for the ‘生活記趣’ Category

20120930-144447.jpg

20120930-144455.jpg

Two couples are going to get married on the coming Saturday and Sunday respectively. I am happy that God makes 2 wonderful couples in Him. You are not alone, dears.
Happy Wedding!

20120924-183705.jpg
我要這樣漂亮,內外都可愛。
這是我的自畫像。

Many thanks for all your birthday wishes. Some of them are truly meaningful to me. Yes, I want more love from Heavenly Father and human. Sure HE will walk with me and stimulate my life to be bright – wise and pretty. Amen.

20120830-021232.jpg

自暑假自上海世博歸來,感冒反覆使我的聲音沙啞,最近一個月更有失音情況,至今已兩個月了。醫師斷症是聲帶水腫,他在Advice寫明「不宜唱歌」,也建議我忍口不說話「養聲」(不過,職業需要,所以沒法子都要開口說話)。因為水腫再嚴重,聲帶就會長繭(所謂「起枕」),那麼我就要接受手術了。

不能言語、不能歌唱,我的世界已變成慘白色。原來有口能言,有聲能唱,有耳可聽,是多麼感恩的事。我愛以歌聲稱謝我親愛的主,若然康復了,即使力竭聲嘶,我會更珍惜每一個歌頌的機會。

三天假期,但願我能安於靜默裡,或者等候它回來的日子更長,但我仍期盼著它再回來。靜默或許給我新生活,正如友人所言:有時無聲勝有聲,以聽聲明心聲,以心音代話音。是的,感受更勝言語,體會更勝笑罵。大概這是拉cello的好時機,沉默著,琴音低吟正是心聲和心音共鳴吧!

秋天了,落葉無聲,我亦無聲。

Hosanna一改往常習慣,再沒有BBQ,換成打邊爐,在學校雨天操場打邊爐還是第一次吧!活動叫「中秋團慶Crossover」,顧名思義,這活動不僅為了慶祝中秋,還慶祝Hosanna團成立三周年哩!

今天上半場,有一群晚上不能出席活動的弟兄姊妹回來,連同出席晚上活動的一群,想不到都有接近30人小聚。小聚會過後,我們分成三小隊,分別到超市、菜市場買食物,我們都滿載而歸哩!有油麥菜、娃娃菜、白蘿蔔、豆腐、豆卜、各式丸子、肥牛片、金菇、冬菇、魚皮餃、豬皮、魷魚、香腸、雞柳等等。

洗淨食物、切好了,準備煮湯,開始「下半場」——Hosanna做節!雖然有個別弟兄姊妹幫忙,但仍有點手忙腳亂,加上孩子們大概不太懂得主動幫助,只會坐著玩,又或是不肯做這不肯做那,所以我氣結了。不要再問我為什麼沒有濃湯寶、沒有史雲生了,也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個這樣,那個那樣了!

我沒有動氣,因為我不想破壞氣氛,所以我以靜靜吃慢慢吃的動作來降溫。我明白,也預計了,我願意為你們洗煮一番,因為我很愛大家,幾乎像媽媽準備飯菜給兒女一樣。但大家長大了,卻看來不長進,難道連「開飯」端筷子,排碗子的動作也不懂得嗎?算啦,下次唔好咁啦!=)

我想,我必定不會是個賢妻良母,也不會是個「入得廚房」更不能「出得廳堂」的家庭主婦,也從今天起我特別敬重天下間的母親。

吃過以後,我最喜歡和團友們在黑漆漆的球場上促膝閒談、乘涼賞月;有的圍著坐和打UNO;有幾個在打球。幾個在家中「做節」吃飯的團友特意回來了,我們就在這夜共聚。接近四十人在球場上跑跳走動,好不熱鬧。後來,大夥兒更在球場上玩捉迷藏,互搶手上的螢光棒。看見大家不分彼此,打成一片的,我很高興。因為這樣才是團契,才是家!

不能與我們共聚的朋友,不要覺得可惜,因為我們都看著同一個月亮,正是張九齡詩所言「天涯共此時」也!

是夜月色柔美,靜臥球場,真能體會「天階夜色涼如水」之意,也珍惜相聚團圓的美好。

今年,我除了中四級的中文科外,還有中二級的中文科。他們好可愛,上課下課,總聽得他們的閒談笑語,尤其是所喜歡的動畫,例如:喜羊羊、花師奶。不過,我最近常聽見的,莫過於「我係小霸王」!

今天,我做了「小霸王」!話說,我一早在小食部買早餐,順道訂購當天午餐盒,結果與老闆寒暄幾句過後忘了付錢!直到午飯時,我吃著吃著,想起那是我在新學年第一個午餐盒,那午餐盒多少錢時,才有印象——未付錢呀!我立即翻開錢包看看,紙幣還是原封不動的$230(那早上,我因為錢包內只有$30,所以從自動櫃員機提款$200,要是付了錢,一定沒有這數額)!

最後,我尷尬地走到小食部,跟老闆提起今早的事,並付應付的錢。可是,最有趣的是,老闆聽到我說「未俾錢」,卻竟然懵然不知哩!

「音樂大爆炸」過後,你有甚麼感覺?倒覺得放下心頭大石,但我又覺得回味無窮吧!

雖然出席的Hosanna團友不多,最終只是二十多人,可是神提醒我——現在站在台上的小伙子都是有心人!大家都要繼續為神為Hosanna努力,不言放棄,將最好的都呈獻吧!從最初籌組、到中期練習,再到最後招聚眾人衝刺‥‥‥大家都學會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在主裡同心又團結。

這夜,雖然我們簡簡單單的坐在一塊吃一頓便宜晚飯,但我們仍齊齊掛著笑容,又獻出柔美的歌聲,多美好!即使我們沒有特別的舞步,也沒有惹笑的影片,但,我想神喜悅的還是我們的歌聲。

想說:我只是「臨危受命」,也實在有感受寵若驚。

為了讓Hosanna在「音樂大爆炸」演出中得著更清晰的節奏及指示,我被子良邀請在演出期間擔任指揮。本來,我請子良擔任,但因為他要負責Saxophone的部分,那我就硬著頭皮試試吧!(不過,我對這個「工作」也很好奇哩!)

這是我平生中的第一次,要是在敬拜隊練習時隨意打拍子,我還算有經驗的。可是,指揮不是這樣一回事,而是在打拍子的同時,得緊記arrangement並及時給予提示;又要顧及情感,給予表情提示,幫助氣氛的推展‥‥‥

說就說得很專業,表現如何,就還看明晚的敬拜了!

願榮耀都歸予在天上的主,Amen!

愛自己學會接觸新事物,愛自己「矢志」的學習態度;恨自己對人事物的執著,恨自己左思右想思慮太多。

本來借用朋友的提琴,可是想呀想,覺得不太好了,就在星期四的傍晚,我終於下決心,訂購了一把大提琴。訂得太遲,在未有提琴之前,我今晚卻就上了第一課,用的是「老師的老師」留下來的提琴。沒想過,老師待我很好,竟把她具有紀念價值的大提琴帶到琴行給我用來上課,並給我帶它回家練習。話說那把大提琴是她的老師分贈給她的禮物(她說藝術家喜歡把自己的「藝術品」分給自己的門生,就是這樣了),她放在家裡一角,結果八年後的今天就帶它外出授課。最令我感動的,是老師竟叫我拿這具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回家練習,直到我的大提琴到達後,我才把它還給她。從她身上,我學會「敬業樂業」的精神,也知道她是個很尊重藝術的musician吧!

聽了半堂關於大提琴的事和資料,這部位是什麼,那部位是什麼,怎樣坐,怎樣抱琴,怎樣拿弓‥‥‥學了許多!後來,我終於可以拉弦了!雖然只是拉空弦,但拉那四拍長音,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嘆息——幾經辛苦,我終於可以擁抱大提琴了!嗯,那大概是擁抱大提琴所帶來的感動吧!

好,我要好好努力,讓自己藉這樂器有更多思考及表達,更重要的是他日可在敬拜隊中事奉神吧!

與你分享——Jacqueline’s tears (Offenbach, performed Han-na Chang)

繼【敬拜者的禱告】,我再一次尋找自己在音樂事奉的角色。

簡簡單單的做一個敬拜者嘛!我記得。可是,我以甚麼委身去作?除了我那把音準可以但不能稱美的嗓子,我還能獻出甚麼?

上星期偶然一次「Jam歌」的時候,我摃起一把長長的noodle(遊戲工具)就扮拉大提琴。當琴手彈著How Beautiful時,我嘴裡還哼著那首歌裡大提琴的伴奏旋律。為什麼我會做這樣傻的動作呢?無他,因為大提琴是一件動我心弦的樂器。

大提琴的聲音溫沉,在合奏、重奏中扮演了把音樂「立體化」的角色,低調而重要,好像溫柔地低吟著的歌者。記得中三那年,我第一次參加香港青年音樂營,我們住在港島東的鯉魚門度假村最高處的營舍。睡在古舊英式房子裡,背山面海,實在是一個很美麗的環境。睡到半夜,我聽見一陣厚重溫柔的樂音,很美很美,像訴說著一個個故事、吐露著一段段苦情。我找呀找,走到後座露台,看見同層另一端的露台上,坐著個在練習大提琴的姐姐。當然,那刻,我不願打擾「歌者」,就靠坐牆邊,靜靜的聽著。

大提琴放在敬拜隊裡?我不曉得要等到甚麼時候才能「出場」?不過,我倒覺得這是一個夢想,就是為神而做的一個夢吧!

幾天以來,我趁著暑假還閑著,就嘗試找間有大提琴課程的音樂學校。找著了!我還剛好遇見大提琴老師,我們就閒聊起來,她了解我學習的目的和底子,我也聽了她說這「提琴之后」的小故事。

回到家裡,我跟媽媽商量,起初她不太願意的,因為她總不喜歡我「移情別戀」把古箏擱在一旁。加上,弦樂器的音量很大,她怕我會擾人清夢。(這麼美的樂器又怎會如此令人難堪呢?)不過,第二個晚上,我端著掃帚(大提琴)和圓珠筆(琴弓)扮給她看,說到很想學習無瑕疵換弓、呼吸動作與情緒變化的境界問題,那時候,她大概知道我很想很想學,而且很有決心吧!

我在物色二手大提琴,如果有聽聞朋友要出讓不要的「學習型」大提琴,通知我吧!=)

 

好了,明天就報名去‥‥‥

 

後記:哈,我只能說「女人天生善變」‥‥‥前陣子,還說要學豎琴,如今又說要拉大提琴。可是,豎琴的學費太昂貴了,加上沒可能弄一座在家裡彈奏,那麼我就死心好了!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