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作者的封存文章

Posted on: 17 三月, 2013

20130317-020027.jpg

20120930-144447.jpg

20120930-144455.jpg

Two couples are going to get married on the coming Saturday and Sunday respectively. I am happy that God makes 2 wonderful couples in Him. You are not alone, dears.
Happy Wedding!

20120924-183705.jpg
我要這樣漂亮,內外都可愛。
這是我的自畫像。

Many thanks for all your birthday wishes. Some of them are truly meaningful to me. Yes, I want more love from Heavenly Father and human. Sure HE will walk with me and stimulate my life to be bright – wise and pretty. Amen.

20120830-021232.jpg

轉載自《突破人》2012.8 〈這城市不再一樣〉

苦難中同行
突破機構榮譽總幹事 蔡元雲

主耶穌臨別給門徒的贈言﹕「在世上,你們有苦難; 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 )

今天,香港青少年也陷在「苦難」中,昔日主耶穌降世,進入人間的苦難,但卻倚靠聖靈的能力,在十架上承擔苦難,且從死裡復活,勝過苦難。我們透過主耶穌的「拿撒勒宣言」去明白苦難,並學習與青年同行。(路加福音4:18-19)

傳福音給貧窮人

貧富懸殊持續惡化,近三十萬的兒童及青年落在貧窮線下。整全福音是全面關顧人在身、心、社、靈的貧乏,我們進入青年羣體,幫助他們走出貧困。

被擄的得釋放

「被擄」是一種不能自主的狀況,「得釋放」是擺脫各種捆綁。青年陷入諸般的「沉溺」包括毒品、精神科藥物、性慾失去自制、購物不能自控、網上沉溺等。他們需要幫助青年全人重建,得到真正的釋放。

瞎眼的得看見

主耶穌主動關懷身體有殘障的人,多次治好眼瞎的人;祂更為那些心眼瞎了的人擔憂(約翰9:39-41)。我們關心身體殘障的,更關注心眼被蒙蔽、未能藉着真理作出辨別、未能清心得見神的青少年。

醫好傷心的人

主耶穌特別憐憫傷心的人(以賽亞書61:1),聆聽他們的心聲、分擔他們內心苦痛、醫治他們的創傷,並藉着聖靈給予安慰,又將神的愛澆灌他們。香港青少年的心靈創傷主要來自家庭關係的破裂、人際關係上未能建立互信互愛關係;這些心靈創傷促成抑鬱、焦慮、狂燥、厭食、暴食、精神分裂、自毀等情況。我們不只重視藥物治療、心理輔導及關係上的支援,更着重心靈的醫治及羣體重建。

叫那受壓傷的得自由

主耶穌面對在政治、經濟、社交上甚至宗教上受諸般壓制的猶太人時,祂特別強調「神的兒子」和「真理」叫人得自由(約翰8:31-36)。青少年也是活在諸多的壓制中:教育制度及單元的評估系統、就業的結構性緊逼及狹隘、政治參與缺乏空間。環境上的壓制並非短期內能改變,「突破」着重要與青年一同創造心靈空間,在壓逼中仍享自由。

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主耶穌降世將人類引進末世,祂將會再來審判這世界;祂同時宣告現今是拯救的日子,是神悅納人的禧年。青少年普遍地對這城市的管治及世局持悲觀態度,「突破」亦要向他們宣告「神悅納人的禧年」的好消息。

我的回應:有共鳴,作為一個青少年的同行者,我盼望神用我做他們的soulmate。縱使我不可能完全解決問題,但就算一起並著坐不說話,一會兒,也好。

不論日後畢業的還有多少屆多少人,我總不會忘記你們這群「教足六年」的「孩子」。當年的「小學雞」今天已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個有自己思想、見解的帥哥美女。傾談、問候,知道你們安好,知道你們長進,知道你們不是唯利是圖反而本著良心工作,我很安心。那些感言聽得很感動,的確,走了六年長途,我不視你們為過客,而是生命裡的同行者。
謝謝你們提起那些我幾乎忘記了的話!
覆那些關心我的同學仔:教完一個「循環」(六年),我暫不會離開學校去讀神學,因為呼召未清晰,但逐漸確定心志——基督教輔導學 Christian Counseling,將來以心靈工作服侍人。
日後不管如何,多回校,找我吹風吹水都好呀!

只有奔向祢,被祢的膀臂包圍,我才能心滿意足。十年來,我反覆思量,已經筋疲力盡。從今天起,我不要再以自己的力量、意志,不再拖著沉重的步伐前行,而是努力奔跑,直到有天我要見祢的面。Lord, I will run to You.
I WILL RUN TO YOU

想重開我的Wordpress,就從分享詩歌開始。它旋律很美,更重要的是歌詞簡單又深刻——《在耶穌的腳前 At Your Feet》。
作為耶穌門徒,我們有時落在低潮、失意,有時振奮非常,還打算為主這樣作那樣作。但神卻告訴我們專心聆聽,不用想太多做太多,像小孩子等候爸爸的呼喚,然後全然投進天父的懷抱裡一樣。
希望你喜歡這首歌,成為你假期裡的一客甜點!

You are good
You are good
When there’s nothing good in me
You are love
You are love
On display for all to see
You are light
You are light
When the darkness closes in
You are hope
You are hope
You have covered all my sin

You are peace
You are peace
When my fear is crippling
You are true
You are true
Even in my wandering
You are joy
You are joy
You’re the reason that I sing
You are life
You are life
In You death has lost its sting

(Chorus)
Oh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The riches of Your love
Will always be enough
Nothing compares to Your embrace
Light of the world forever reign

You are more
You are more
Than my words will ever say
You are Lord
You are Lord
All creation will proclaim
You are here
You are here
In Your presence I’m made whole
You are God
You are God
Of all else I’m letting go

My heart will sing
No other name
Jesus Jesus

九月下旬,得知中樂界老前輩湯良德老師與世長辭,心中不期然憶起少年時代的往事。

想必湯老先生都沒有印象,但在我的人生,卻是很重要的記號——

當年中三,我習古箏只有一年時間,被朋友催促下,一起報考了音樂事務處的「香港青年音樂營」。論資排輩,我自問「未夠班」,只是陪跑。面試當天,我僅能以一首旋律清新簡單的《平湖秋月》應付。這首曲子相比其他考生的樂曲當然級數差得遠,人家彈的是至少六級的樂曲,我呢?這只是一首配以一些Broken chords、少許左右手技巧結合的小曲,也不是什麼考試的指定曲,只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民間調子,但對我而言,已是全力以赴了。

面試時,我面對大師真有點面紅耳赤,湯老師問我:「只彈了一年的古箏,算是很不錯了!有點緊張,再來再來一遍……」老師多給我一個機會,雖然我明知入選機會很微,但是老師的機會讓我覺得自己「還可以」。最後,我沒有被放在「正選」之列,不過被放在「後備名單」,令我有機會踏足音樂營這個「桃花源」。

「青年音樂營」令我眼界大開,於是我和朋友戰戰兢兢地報考音樂事務處。考上了,我一直都努力地學,加上修讀中國文學,在幾分詩意的薰陶下,對古曲鍾情了。那次期終考試,我彈了一首古曲、一首現代作品,那現代作品是什麼,我到現在已忘得一乾二淨了,可是我還記得那古曲是《秋思曲》,是一首清麗婉約的潮州箏曲。這次考官又是湯老師,他聽完了,脫下眼鏡揉揉眼睛,笑著看著我,說:「現在的學生都不喜歡古曲了,你大概是喜歡古曲的人吧!」我點點頭。老師續說:「心思很仔細,處理得細緻,很會奏出秋天惹起女子愁思的感覺啊!」

沒想過老前輩竟然會讚我,我曾想:「人家給你一點點讚賞,你就眉飛色舞嗎?」可是,我欣喜的是老師聽得很仔細,也似乎給我找出一點點個人風格,教我繼續前進。但就因為老師的幾句話,我就更努力地讀中國文學,嘗試把文學中得著的感覺放在音樂裡,也更鍾情於古典樂曲,即使時人棄之我亦取!即使後來多奏現代作品,但我仍喜愛取材自古典世界的旋律。

雖然今天的我並不是專業的音樂人,但是湯老師在我的音樂路上曾經是導引者。雖然上述的情景,湯老師不會記得,因為那實在微不足道。但仍想說:「老師,謝謝您!」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