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Archive for 十月 2010

You are good
You are good
When there’s nothing good in me
You are love
You are love
On display for all to see
You are light
You are light
When the darkness closes in
You are hope
You are hope
You have covered all my sin

You are peace
You are peace
When my fear is crippling
You are true
You are true
Even in my wandering
You are joy
You are joy
You’re the reason that I sing
You are life
You are life
In You death has lost its sting

(Chorus)
Oh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I’m running to Your arms
The riches of Your love
Will always be enough
Nothing compares to Your embrace
Light of the world forever reign

You are more
You are more
Than my words will ever say
You are Lord
You are Lord
All creation will proclaim
You are here
You are here
In Your presence I’m made whole
You are God
You are God
Of all else I’m letting go

My heart will sing
No other name
Jesus Jesus

九月下旬,得知中樂界老前輩湯良德老師與世長辭,心中不期然憶起少年時代的往事。

想必湯老先生都沒有印象,但在我的人生,卻是很重要的記號——

當年中三,我習古箏只有一年時間,被朋友催促下,一起報考了音樂事務處的「香港青年音樂營」。論資排輩,我自問「未夠班」,只是陪跑。面試當天,我僅能以一首旋律清新簡單的《平湖秋月》應付。這首曲子相比其他考生的樂曲當然級數差得遠,人家彈的是至少六級的樂曲,我呢?這只是一首配以一些Broken chords、少許左右手技巧結合的小曲,也不是什麼考試的指定曲,只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民間調子,但對我而言,已是全力以赴了。

面試時,我面對大師真有點面紅耳赤,湯老師問我:「只彈了一年的古箏,算是很不錯了!有點緊張,再來再來一遍……」老師多給我一個機會,雖然我明知入選機會很微,但是老師的機會讓我覺得自己「還可以」。最後,我沒有被放在「正選」之列,不過被放在「後備名單」,令我有機會踏足音樂營這個「桃花源」。

「青年音樂營」令我眼界大開,於是我和朋友戰戰兢兢地報考音樂事務處。考上了,我一直都努力地學,加上修讀中國文學,在幾分詩意的薰陶下,對古曲鍾情了。那次期終考試,我彈了一首古曲、一首現代作品,那現代作品是什麼,我到現在已忘得一乾二淨了,可是我還記得那古曲是《秋思曲》,是一首清麗婉約的潮州箏曲。這次考官又是湯老師,他聽完了,脫下眼鏡揉揉眼睛,笑著看著我,說:「現在的學生都不喜歡古曲了,你大概是喜歡古曲的人吧!」我點點頭。老師續說:「心思很仔細,處理得細緻,很會奏出秋天惹起女子愁思的感覺啊!」

沒想過老前輩竟然會讚我,我曾想:「人家給你一點點讚賞,你就眉飛色舞嗎?」可是,我欣喜的是老師聽得很仔細,也似乎給我找出一點點個人風格,教我繼續前進。但就因為老師的幾句話,我就更努力地讀中國文學,嘗試把文學中得著的感覺放在音樂裡,也更鍾情於古典樂曲,即使時人棄之我亦取!即使後來多奏現代作品,但我仍喜愛取材自古典世界的旋律。

雖然今天的我並不是專業的音樂人,但是湯老師在我的音樂路上曾經是導引者。雖然上述的情景,湯老師不會記得,因為那實在微不足道。但仍想說:「老師,謝謝您!」

自暑假自上海世博歸來,感冒反覆使我的聲音沙啞,最近一個月更有失音情況,至今已兩個月了。醫師斷症是聲帶水腫,他在Advice寫明「不宜唱歌」,也建議我忍口不說話「養聲」(不過,職業需要,所以沒法子都要開口說話)。因為水腫再嚴重,聲帶就會長繭(所謂「起枕」),那麼我就要接受手術了。

不能言語、不能歌唱,我的世界已變成慘白色。原來有口能言,有聲能唱,有耳可聽,是多麼感恩的事。我愛以歌聲稱謝我親愛的主,若然康復了,即使力竭聲嘶,我會更珍惜每一個歌頌的機會。

三天假期,但願我能安於靜默裡,或者等候它回來的日子更長,但我仍期盼著它再回來。靜默或許給我新生活,正如友人所言:有時無聲勝有聲,以聽聲明心聲,以心音代話音。是的,感受更勝言語,體會更勝笑罵。大概這是拉cello的好時機,沉默著,琴音低吟正是心聲和心音共鳴吧!

秋天了,落葉無聲,我亦無聲。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