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Archive for 一月 2009

耶穌與十架是人生最大的禮物,試問有誰能如此付出愛?

付出的愛Unconditional Love

每當我想起你寶貴十架

為了我的過犯你受刑罰

為了我得醫治你受鞭傷

為了我得救贖付上代價

每當我想起你犧牲的愛

我要高舉雙手獻上敬拜

我的心要不停獻上感謝

主耶穌你為我做的一切

尊貴羔羊配得我讚美

榮耀君王配得我尊崇

再次獻上讚美祭

我靈向你歌頌

感謝主你為我付出的愛

這個春節有點特別,與往年不太一樣,多了家族以外的活動,又少了家裡的氣氛。因為學校期考緊接年假,所以我不能幫媽媽準備過年的事情,反而到年廿九才有點空間執拾,並和弟弟倉卒地到超市買禮物。

此外,我還有機會逛年宵花市。說來奇怪,不少人都驚詫我沒有逛年宵的經驗,因為我小時沒有多少朋友叫我出外玩,而事實上我被一對很悶的爸爸媽媽訓練有素,沒有太大動機外出。不過,人長大了,發覺自己錯過了許多活動,現在有機會了,就想去玩。結果,年廿九晚,我在家吃了團年飯,就出外與Alan一家及San會合,到旺角花墟球場逛年宵。這夜,我才真正什麼是新年熱鬧氣氛,什麼是遊人如鯽,而我更買了一個洋娃娃和一個風車。當中,朋友更讓我學習怎樣「討價還價」哩!

行花市1

年三十,我返了主日崇拜和主日學,與嘉慧、芳仔、Carmen吃午飯過後,我就與Carmen到新城市廣場逛街。這活動是即興的(只為到CitySuper買心儀已久的iPod Touch皮套),更是與我的學生/團友,很特別!真好,這樣的活動也讓我們彼此認識多了,至少我知道她喜歡逛書店,而且閱讀速度快、閱讀面廣、閱讀量多哩!

在此跟大家拜年,祝

新年常蒙主恩 平安喜樂在心

長大了,我才曉得星期天是爸爸媽媽「拍拖」的日子。回想起來,我們才明白為什麼星期天,我和弟弟都會交由爺爺照顧,一早從隆亨邨走到新翠邨爺爺的住處。和爺爺一起,我們會遊遍隆亨邨新翠邨的各個遊樂場。我和弟弟都不愁肚餓,因為爺爺會給我們吃的。那些如今都已成了我生命中具有特殊意義的印記,當然它們偶然也會成為祭奠爺爺的供品。

麵包

途經新翠邨商場的彩龍餐廳,爺爺總會駐足買麵包。弟弟喜歡吃雞尾包,我喜歡吃紙包蛋糕,爺爺喜歡菠蘿包。伴著吃的,我們手上還有維他果汁,弟弟最愛橙汁,我最愛芒果汁。

牛腩河粉

爺爺樓下有個大牌檔,其中一家是賣潮州魚蛋粉的。不過,這家麵檔馳名的不是魚蛋粉,而是清湯牛腩。爺爺喜歡吃腩河,弟弟也是。我呢,沒所謂的,最愛在河粉加荔枝醋,酸酸的,感覺新鮮。

瑞士卷蛋糕

雖然我小時的爺爺已經近七十歲,但因為沒有儲蓄多少,所以他年紀老邁仍出外工作。下班後,他有時會來我家坐坐。雖然他來,並沒有什麼做,只是閒話家常,看看電視劇,最重要還是來看我和弟弟。每次他來,他都帶來一條瑞士卷,而那瑞士卷,很自然就成了我們姊弟翌日清早的早餐。

久違了—— 踏足過的地方、笑聲、孩子的傻話,還有這些十分實在的食物。與其說把這些食物作祭品,不如說我根本不懂爺爺喜歡吃什麼。久違了,當我成了基督徒,我再沒有主動負責這些食物了。只是偶然過路看見了,從前的片段就歷歷在目,想起爺爺,也許這樣的行動就成了一種祭祀吧!

一個女人,在大街上走,穿金戴銀,花枝招展,踏著限量發售的高跟鞋,肩膊聳起把手機托在耳邊。

一個女人,徘徊於巴士站旁,牽著一隻又大又厚的手,目光瞄在彼此不急不亂的步伐上。

一個女人,站在店外,甩開了對方的手,把對方捧在懷中的手袋搶回來,迎著疾風離開現場。

一個女人,走在小徑,抱著小寶寶,哄他快睡,滿臉汗珠和寒風交集的痕跡。

一個女人,走在電梯下方,回頭望,向孩子破口大罵。

一個女人,走在女人後面,忐忑不安,一邊看著梯級,一邊給手牽的那個四歲小孩抹鼻涕。

二十七歲,有人說她還小,是個大女孩;有人說她時候到了,怎麼還沒找到對象,還沒嫁人;有人說要給她介紹大男孩子。更有人說,她不應該再進修,因為這樣下去,就沒有將來。

「穿過學士袍,穿過碩士袍,有哪件你還沒有穿過呢?」

「博士吧!很難喔。」

「不是嫁衣嗎?」

到底甚麼是將來?一個女人的將來就被別人的眼光支配嗎?就被所謂的「人生階段」而計劃嗎?

二十七歲,實在要承認這是個大女孩的年歲,要稱得上是女人。這個年頭,女人很幸福,可是女人更需要愛。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