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Archive for 四月 2008

上帝的恩典是我們永遠都猜不透的。

話說,我媽媽因膽石入院超過兩星期,病情反覆,更一度懷疑是癌症。本來,她應該害怕,因為她本身有慢性病(糖尿病、心臟及腎都出現問題),所以做手術有各方面的風險。經不同專科醫生評估,她面對一大堆風險,實在不知如何是好。奇怪的事來了!這次病情比去年一次手術還更嚴重,可是她心中有平安。

記得她還在急症室的時候,我「膽粗粗」邀請她自己祈禱,她卻對我說自己已祈禱,我覺得很奇怪,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後來,入院後,我知道我的姨姨們都開始了祈禱,逢晚上10:30,大家就停下來祈禱,參與的人還包括她們教會小組中的弟兄姊妹。

如是者,星期四晚,我在電話中領媽媽祈禱,之後就好好入睡了。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一對巨大的雙手伸向她,像要擁抱人的樣子。到了第二天探期,她哭著告訴我「原來神從來都冇唔要我」她也向醫生說願意做手術。我送了她一句金句: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唯有神的話能叫人滿有平安,也許病榻總是讓人思考的空間。過了一天,我跟媽媽再談信仰,當然重申神不會嫌棄任何人,也透過「四律」解釋了神與人藉主耶穌的十架、寶血與人復和,於是她願意祈禱決志了!

這件事,我不是要誇口,而是要把榮耀歸給神。我為雙親信主的事煩惱了多年,因為他們都不信,而且心非常的硬。比如用上「河水不犯井水」、「食飯唔好講宗教、政治」等字眼,你可知我家裡對信仰話題很敏感。但我們沒有想過神會應允我們所想所求,也喜悅人歸向祂自己。

本來,我看見我媽在院期間,以祈禱作寄託,我已心中稱奇。我相信聖靈在運行動工,也吸引她、安慰她。然而,我沒有膽量,沒有放膽向我媽傳福音,更只打算找院牧與她傾談。不過,神很厲害,祂也訓練了小信的我,為我準備空間,要我親自開口,而且是有智慧地開口。

我媽媽哭著,祈禱決志後,她得了平安。還說了一大堆過去離棄神的事,原來我媽媽曾經信靠神(我一直以為她是跟人返吓教會),原來她在中學年代是一個團職!但世界太多虛謊了,也令人背棄神。她更曾皈依佛門,拜各樣的偶像。她哭,是因為她覺得自己虧欠神太多,所以她哭著又重複說「原來神從來都冇唔要我!」(這話,我聽後非常激動!)不過,回頭是岸,但願大家以此為鑑,要常常愛主。

你希望將來在天家重遇你的家人嗎?請你開始為你的父母、兄弟姊妹祈禱,但願他們早日信主,得享永生。

我已設定下一目標——爸爸,並已邀請他參與教會舉辦的「蒲台島旅遊」。你邀請了沒有?

不要怕,踏出第一步,也要不住為此事禱告。聖經裡說過撒種、澆灌的可以是隨便一個人,可是叫樹苗茁壯成長的是我們的天父。

因為耶和華以勒,祂的恩典是我們有限智慧所不能測透,願榮耀都歸與神!

在批改讀書報告的時候,我往往都發現許多學生都喜歡看愛情小說,所寫的都是哭哭鬧鬧的題材。不過,你可知道世上的所謂「愛」並不止於男女之間的愛,還有父母子女的親情、朋友同儕的友情,還有上帝與世人之間的愛。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壹書 四19)這句通常都出現於朋友的婚禮請柬和程序表的封面上,久而久之,許多人都以為這句是用於男女之間的。其實,只要你翻開聖經,你就會發現原來還有下文:

 

人若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愛神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

(約壹20-21)

 

原來所指的是弟兄之間的感情關係。你愛你的弟兄嗎?阿媽有話:「打大交都係一家人」,你能接納嗎?就是最大的誡命(愛神、愛人)你能辦得到嗎?

 

剛過了的星期六,我所服侍的Hosanna團出了點意外。話說小團友肥仔CK因打籃球墮地導致左手骨折,入了醫院。當我與Hosanna敬拜隊練歌後,收到這個消息,大家卻異口同聲說要探望他。我當時感到錯愕,其實內心滿是感動。因為那時候已是晚上六點半,大家都餓了,天又下雨,再說他們年紀輕輕就懂得關心人,我就覺得很感動了。最有趣的是,到了醫院,走廊上,我們從遠處瞥見包紮著左手的CK在門外迎接我們,你說這群小伙子/小妮子多「有心」?我看見甚麼是在愛中「彼此聯絡」吧!

 

(禱文)

親愛的天父上帝:

我們感謝、讚美祢,因為祢讓我們在年少的時候已認識主耶穌,我們在學校領略甚麼是愛。在這資訊氾濫的社會,我們被傳媒潛移默化,以為「愛」就是愛情,看「愛」看得很膚淺。我們更忘記了身邊的人,包括家人、朋友,其實他們都需要我們的關心和鼓勵。求祢教我們想起基督捨身十架的愛,就想起怎樣愛別人,與他們彼此和諧相處,甚至把愛分給我們認為不可愛的人,因為他們缺少愛,就更需要愛。這是我們一生學習的功課,所以將此完全交給祢,願祢垂聽禱告,奉耶穌基督寶貴名字禱告

阿們

 

來吧!一起學會「愛」……

統測的日子,我可以重拾學生年代的感覺。中午放學,我不喜歡乘馬鐵,因為我喜歡坐82K。

許多人都嫌這路線的巴士繞很遠的道,不過我卻偏愛,尤其是新田圍的山路上,我可以迎著風,看看景。我喜歡趁這路途去思考問題、整理自己,甚至是禱告。

因為寒舍在沙田某一偏遠角落,所以有幸穿梭鄉村和綠蔭小徑,抬頭就是一片天。那不是一個寂寞的歸途,而可以是有神同行的旅程。聽見風,不論急勁抑或柔和,我知祂與我同在——絮聒著。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