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塊餅工房

Archive for 三月 2008

我猜沒有多少人曾有在霧中行走的經驗,可是我今天嚐過了,就好比小時所聽神話傳說中的山人一樣。

傍晚,我所坐的小巴在清水灣道飛馳,正經過了璧屋,進入打鼓嶺新村一帶,面前聚了一堆霧氣。可能你會覺得怪,為甚麼我會如此「不雅」,竟用「一堆」來形容。可是,那的確是一堆霧。霧很濃,有「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只見前面車輛底下的幾寸柏油路和車尾燈,一片慘白,我還懷疑是山火的煙霧。

走進科大校園,下面的海景是一片空白,連岸上的學生宿舍也顯得隱隱約約。最有趣的是,教學大樓的空地也有霧氣,平台對開的本來是一望無際的海景,那刻已成了一片白。

看著那片白,我無言以對。我在霧中行走,風卻微微地吹向我,臉彷彿蒙上了一層滋潤乳霜。

不知道是哪時候,最近總有人提及死死生生的問題,好像有人談過死的問題,又有人提過趁年輕就立遺囑。可能因為香港人永遠懷念的肥姐過世了,又引起一幕幕情感爭戰。既然死者已矣,而且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那麼廣大市民和你我都不必再深究,反而再次提醒我要珍惜眼前的他、她、牠、它,當然還有祂。最重要的提問是,要是你今晚就喪命,你最捨不得的又是誰?

最近太忙,一口氣在一周內完成了三個比賽——廣播劇大賽、戲劇節、聖經朗誦節,然後我還要在期間作一個關於「中國抒情傳統」研究的匯報,真係「一額汗」。也許,人年紀大了,身體開始衰退(說這話要冒生命危險,因為一定有人會說我大大的詛咒他),我覺得心力、腦力都不夠。前晚,放工回家,到達升降機大堂,只為將身子扭向後方,回頭與鄰居來個微笑點頭,誰知頸部突感疼痛,而且眼睛和腦袋突然遲滯了。這樣情況曾經在過往發生,最可怕是想轉動眼睛,也感到遲緩。

在升降機內,我想可能是太疲倦所致,而我也忽發奇想——如果我突然喪命又會怎樣?

說實話,我作為一個「天國公民身份持有人」,說死,我一點都不怕,因為我知道自己何去何從。可是,我想還有一點點兒「捨不得」的,都全是一個「情」字。你捨得你的爸爸媽媽嗎?你捨得你的師長、同窗嗎?你捨得你心愛的人嗎?你捨得你生命中的天使嗎?

終歸是「情」。

所以,我們要愛惜生命,也愛惜在世眼前的他、她、牠、它。

沒有天 星星怎麼可給世界發光 
太陽如沒有亮 月也怎麼會清朗 
沒有花 清風怎麼可給世界送香 
鳥兒問也怎麼再歌唱

沒有愛會怎樣 沒有愛您會怎樣 
活於世界似流浪 
迷途中失去路向 
人群裡伸出手臂去 
溫暖誰人願拒 
只因有愛 世間始終也可愛

沒有家 身心怎麼可舒泰再去躺 
美夢如沒有盪 睡也怎麼可心安 
沒有這一些 即使可將世界去闖 
聽吧尚有愛心您嚮往!

沒有愛會怎樣 沒有愛您會怎樣 
活於世界似流浪 
迷途中失去路向 
人群裡伸出手臂去 
溫暖誰人願拒 
只因有愛 世間始終也可愛

若有雙手一生可否不給世界去伸 
有熱誠如未冷漠 問您可否不再收緊 
若有這一些只等於需要有愛心 
聽罷願您應這一句好嘛

                          —《只因有愛》

 

不是如您所想世界冰冷,因為主耶穌早就交付了我們使命,一是要盡心力、盡意志愛上帝,其次就是叫我們愛人如己。雖然知易行難,但是許多人都在努力實踐。我也不怕,因為我曉得神就是愛,而世間也有愛!

昨晚,我隨朋友小花出席廣源區教會的「小麥子佈道會」,這是佈道會中的第一首歌。

老實說,我沒有存著甚麼期望,因為我畢竟是陪朋友的,是晚我的朋友有事不能來,餘下的就是我的舊同事R先生。這夜,我反思了許多……

1) 為什麼我這樣不長進,竟以「不存期望」的心態去聚會!(簡直係有病…) 還有,我有甚麼資格說「期望」呢?

2) 看見禱告的功效:因為我為在場人士起來決志而禱告,結果三次,當說「主啊!求你引導…」就有一人起來,並隨著掌聲。到第三次,就是R先生了。這事上,我不是誇自己禱告及禱告力量,而是我驚嘆神一直在做的工,也後悔自己太軟弱太小信。我以為朋友說不會來就不會來,所以我不存厚望,禱告也不是很用心的。但神似乎對我說:起來!把愛傳給身邊需要愛的人!所以,我在「回應表」上「基督徒回應」一欄,我寫了——立志讀「三福」+ 傳福音,作見證! 

3) 會場內,許多基督徒都帶來了新朋友。我在想,他們有愛,就因為愛所以邀請了自己的朋友。而我呢?我常常都怕,卻沒有分享愛的信息。

朋友,你需要愛嗎?愛,已在你身邊,關鍵是你願意伸手去拿(去回應)嗎?



  • Heero: 哦...打擾您了真是十分抱歉:)
  • MissBiss: 對不起,我不是你所說的林芷若,應該是誤會了。
  • Heero: 我暈-.-之前那個post竟然被delete了...如果妳是芷若姐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當年歷史戰友的留言板板